文艺圈头脑创作者首页 > 伤感文章

来自故乡的问候关于故乡的

发布时间 2019-09-09 18:45:15
阅读数: 7 作者:
本文标签:

间隙里掺杂着孩子们的笑语,外面炮声不断,绝不会只当个高楼里的旁听者;多年以前的我,而是如他们一样在街道上享受着烟火间的刺激,正如冯骥才说的,感觉是会自己来找你的,在这闹与笑的交响曲中,悄然叩响我的心扉。这是我的。

这里没有太多的高楼大厦。

四处坐落着矮小的平房。走进每一条窄小的街道:我却能收获那份大大的安全感;穿过一条又一条的街道:窜到了马路上。再往前走;就会是一个小祠堂,每逢过年,燃着一根小炮;我都会在祠堂前拿起打火机;踉跄一下赶紧丢的远。

不在线的提醒一直都在那儿;

捂着耳朵跑出三四米。直到炮声乍起。才乐呵呵地准备下一根炮,回想多年前的我还真是有趣至极;我莞尔一笑,在这个临近新年的夜晚里,我一人独自打开了与故乡的聊天窗口,尽管我知道故乡的头像始终是灰的。你还好吗?还是我泪眼朦胧时梦回的那个小镇吗心灵上的一种新悸动躁动不安。

这些年。我离开故乡在异地读书的我到底努力了没有?我有体贴过为我操心的父母吗?这种悸动吞噬了我的灵魂;浮躁在我的心底。我陷入了一次又一次的沉思。我还远远不够;我没有做到这些,我没有让我的故乡为我骄傲;已经临近中考。我却迟迟没有斩获心仪的成绩,还有一百五十多天。到底我该何去?

这悸动让我说尽了心头事。他刺进了我迂腐愚昧的灵魂,我不应该就此停滞不前,我的故乡他为我注进了新鲜的血液。我不再是那个放烟花玩炮竹的小。

谢谢你故乡。

那么我究竟应该是谁?我应该是那个壮志凌云勇攀高峰的少年;谢谢你在此深夜的拜访,你越过了两个小时的车程,你告诉了我;从远边的小镇来到街道的烟。

收拾旧山河,

我应该做什么样的人?干什么样的事?谢谢你。我找回了我,这份闹夜间的问候。待从头。朝。